铁汉柔情:香港特首候任人梁振英全家福曝光(组图)

  香港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近日举办,现年五十七岁的梁振英以六百八十九票当选,他将在未来五年带领香港“行之正道”,探究一条“稳中求变”之路。“齐心,香港一定会成功!”梁振英承诺,维护香港的核心价值,而香港市民所享有的自由及权益相对不会有任何改变。港媒纷纷以大篇幅对这位下一届香港特首候任人的成长历程、家庭糊口做出全方位、多角度报道。

  出身清贫 自幼立志

  据香港《大公报》报道,“家是香港”,不仅是梁振英一本着作的名称,亦不仅是他对本身身份和归属的描绘,这看似平凡的四个字,对三代香港人而言,却被感知出判然不同的意义。梁振英曾撰文提到,“家在香港”,曾经只是空间关系,然而回归后至今的一段时间,却称得上是“香港社会由旅店进化成家,香港人由房客凝聚为家人的基本条件。”这十多年,亦是香港历史上第一次,可让两三代人在香港“坐定定”。梁振英表明,希望“为这个地方左顾右盼
,将团体回想
合并成集体回想
。”

  与大多数同代人一样,梁振英的父辈也是内陆移民,他的父亲梁忠恩一九一一年出生于山东威海,于少年时代已来港,投身社会后在清水衙门当差人。梁振英于一九五四年出生,有一姊一妹,是家中独子,小时候,一家人住过七号差馆宿舍及荷李活道差人宿舍。他从小副手做家务,读小学时,不懂煮饭,就负责买菜,返学前走到西营盘正街或水街买菜,“讲价、拣菜我都识。”那年代,一般家庭都不电饭煲,“透火水炉”就酿成了他的专责。

  梁振英曾撰文忆述,“我二十岁前住的单元不自家茅厕,一层楼十几户共享公厕。”直到父亲退休前几年,母亲发动一家巨细穿胶花,每月多赚三百多元,一分一毫都存入银行,到父亲退休时,全家才终于有了本身的单元,“有了本身的茅厕”。

  母亲发动一家巨细副手穿胶花帮补家计那一年,梁振英十一岁,负责送胶花,每袋都有几十磅重,时常要“行下停下”,“日子有功”,时至今日,他的右膊都比左膊阔。对这段经历,梁振英未有一丝怨天尤人
,反而是强调,当一家人终可“自住其力”,他是如斯“心满意足”。

  在差人宿舍逐步成长的时光,尽管清苦,却被梁振英视为至宝和不一样资本。他曾感叹良多地忆述,“我这一代,应该是成长在贫困当中,不但家庭是如许,整个社会都是如许。”但也恰是那一代人,“不是白手兴家,就是在贫困
中挣扎,长大成才的。”

  梁振英的胞姊梁桂香,亦曾在文章《三岁时的冷馒头》中,回想
起这个“懂事得让人揪心”的弟弟。她写道,“振英三岁,妈妈便送他进学前班,要上大半天,兼自备午饭。因为家贫,妈妈通常蒸一大锅馒头做饭,振英每天早上就带着一个珐琅漱口盅,一个馒头,独自上学去……我因为读的是下午校,每天可以在家吃完午饭才上学,饭桌上,我常常看到妈妈边吃饭边红了眼,因为大家啖着热饭暖菜,就会想起在外啃着冷馒头的弟弟。”但小小年纪的梁振英从来只是冷静蒙受,不曾哼过半句,“不要求,更无抱怨
。”

  慈母身教影响深

  梁振英宣布参选特首时,曾含着热泪忆述他的裹脚妈妈,并一度呜咽,这一幕也让在场的许多他的支持者和记者,湿了眼眶。一向严格办理情绪和表情,非一般理性的梁振英,居然也会吐露出感性的一壁,格外让人动容。

  这位裹脚妈妈,冷静地忍耐着身材的方便与痛楚,与丈夫相互扶持,支撑起一个家,靠穿胶花减轻家庭的负担。她虽然不识字,但教育孩子却有本身的一套,比如常常教导孩子们,“假如本身有一口饭吃,都要先看看其他人是否是也有一口饭。”对四十多岁,“老来得子”生下的梁振英,她也绝不骄纵惯养,而是常说,“男孩子,吃点亏不打紧!”也许影响梁振英更多的,还有这位母亲本身吐露的种种美德,潜移默化中,才形成了他如今处变不惊的坚毅性格,并让他对家国、事业都抱着相对的责任感。

  关于父亲,梁振英曾在本身的文章《阿爸的手》中有所描绘,虽然着墨不多,却让人隐隐感知到那个做了多年差人的父亲,或许是为数不多能触及梁振英心坎柔嫩处的人。梁振英在文中提到,怙恃战前从山东来港后,保留了北方的糊口方式,山东人糊口简朴,认为一盅两件的港式茶室不实惠,并非持家之道,因此一家人上茶室的经验,一年只有一两次。让他记忆最深入的,并非美味可口的点心,而是路途中,被父亲有力的手,牢牢拖住的回想
。他写道,“从西边街差人宿舍到高升茶室,要过好几个街口,大概要走十几分钟。虽然路上的车不多,但阿爸还是将我的手拖得牢牢的,不完全是怕路上有差迟
。爸的手很有力,两代人拖着手上茶室,感觉上出格惬意。”

1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atvphone.com